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绍兴骑行、穿越者饺子宴倒计时结束

上海穿越者户外俱乐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搜索
 
查看: 2462|回复: 34

流年里,龙脊上的那一场行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3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8-7-3 23:30 编辑

psb.jpg   
    一年多前,不知道鳌太。
    在穿越首徒昱岭关,认识豆奶,波哥,路人假几个,都说为鳌太拉练而来。搁船尖冲顶,豆奶永远比我快那几步,那时仿佛明白了些什么。鳌太一定是一条神仙一般的线路,都是人中龙凤才可以去征服的。看这几个清一色大长腿,又谈笑风生举重若轻的模样,暂时就把这欲念藏在了心底。
    回程路上发表感言,问俊影我这个首户表现能去鳌太吗?俊影一脸懵的表情现在仍记忆尤新。

    后来有人在鳌太山顶上挂了,流传的照片身姿诡异,好在穿越的小分队安全回来了。这鳌太在我眼里已是洪水猛兽,从此我无力谈及这条线路,一年多时间,默默地徒我的江浙线,然后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春节过后,柿子鱼在朋友圈发了冬鳌太的美图,他和上海阿哥都在一起厮混过几回。冬鳌太的雪景生生勾走了我的魂灵,我却连鳌太长啥样都没弄明白!
    人生不可以这样。

    仿佛经年撒下的种子,春风几度,终于到了盛放的好时节。
    风传穿越也组队鳌太了,甚至言之凿凿,华东K2都是为鳌太拉练准备的。一边担心一边暗喜,表面上不动声色。都说体能是最好的装备,几次都问自己,锦衣,你准备好了吗?!风传的消息最终也成了泡影。水渠也是一心想去鳌太的之一,私底下组了个群,让一颗驿动的心稍微泊靠了一下。这个时间,恶补攻略,8264上面读了好多的帖子。
    到后来,就只挑夜色的看了。

    私约的很快就退出了,只和水渠打了声招呼。
    说到底,我要享受穿越鳌太的快感,还要毫发无损地回来;我要认识一下夜色,让他从文字中走向现实。

    北极星找到我,土包子也听说了,一并推荐了夜色的名片。加上一直潜伏在端午鳌太群里的老赵,穿越也有四个人以这样的方式集聚。只介绍,没说别的,鳌太不是聚餐,凡事自己拿主意。行者无疆的端午鳌太群实在不怎么热闹,主要是相互之间不熟悉,队友都来自各个地方,南京,绍兴,天长...,平时有一搭没一搭地,弄得鳌太穿越就像小毛山似的,不太像是一次壮举。

评分

参与人数 8威望 +240 收起 理由
六号 + 30 很给力!
田鼠 + 30 很给力!
土包子 + 30 赞!满满的都是回忆。
风满袖 + 30 淡定
水到渠成 + 3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热帖
heatlevel赣闽两碗酒之一杯敬朝阳,一杯敬过往
heatlevel流年里,龙脊上的那一场行走
heatlevel山高水远,只为亲近这遗世之美
heatlevel等时间煮雨,观沧海桑田 ----五一神游东甲岛
heatlevel狼塔Courage&Victory,候鸟生出鹰的翅膀
heatlevel我见青山多妩媚---"失恋坑”重装穿越小记
heatlevel东山顶上白月光
heatlevel拔草之行,此帖要火——记千八重装穿越
heatlevel俺是金莲,俺不姓潘 ---小五台采花纪行
heatlevel登临金顶毛不易?放歌发云界,把酒大武功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8-7-4 00:13 编辑

东源穿越四侠

东源穿越四侠
   
    端午鳌太穿越,几近绝唱。

    当你知道,许配给你的姑娘会成为别人的新娘,你作何感想?太白山一直就是自然保护核心区,这几年年年都有事件发生,管控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厉害。夜色穿越鳌太不下二十次了吧,也说今年非比往常。有了史无前例的罚款事件,有进山口的日夜巡逻甚至追到2900营地劝返,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有告示。后果么?一是上不去,二是下不来,要么带好3000块钱,或者依法被拘留喝咖啡。
    大都循规蹈矩做良民惯了,谁愿意爬个山有生命危险还外带破财的?

    反正出发前一段时间的心情是很压抑的。

    夜色比开始时露面明显多了起来。看他的行程一直在爬山,或者在去爬山的路上。很多人在群里想了很多办法,有买来蛇皮袋做伪装的,有说把重装包埋在山里风声过后取的,有愿意施美人计打掩护的,也有掏钱做大爷的,不一而足。
    我一直想听听夜色什么想法。他把最坏的结果说了,现在不去的退款撒由那拉,去了上不了山的退部分款安排别的线路,下山时做好罚款和拘留的准备。
    好像也没什么新意。直到有一天:

    夜色:话说下山敢罚款我就再回头绕回去!
    夜色:反正包轻,一天整个三五十公里都小意思。
    夜色:我已经做好一天五十公里的准备,我先去探路,没有鬼子再招呼大家下山。
    ......

    那一天听完夜色在群里的这几句话,就觉得整个人挺直了腰杆。人和神一定是有区别的,区别在于面对困难和挑战时的态度。这几句话换做别人说一定认为是在吹牛,换做夜色说一点毛病都没有。之前的担心犹豫立刻风吹散,仿佛顷刻间被注入了无穷的力量和勇气。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8-7-4 00:15 编辑

psb (2).jpg         
    傍晚时分抵达了西安。
    这是座充满了爱恨情仇的城市,对于我来说。我的第一次蜜月旅行就在这座城市,我苦心栽培的弟子羽翼丰满后选择了背叛,也在这座城市。
   
    重回旧都。
    古城墙早已湮没在灯红酒绿中了,可还是想,在城门楼上紧锣密鼓地走上一圈,仿佛一次演出的开场。然后走进永兴坊喧闹的人群里,再听一听晨钟暮鼓若即若离的回响。
    想啥咧?过去已去,未来还未来!
    回民街也比往昔繁华了很多,没有悬念的老某家泡馍,仿佛是从大唐的隔世味蕾上穿越而来,店小二却清一色关中子弟憔悴又亢奋的吆喝声,地铁里也遍寻不着张艺谋国师般刀劈斧凿似的那张脸。还是回到尘世中吧,去回味臊子面,荞面饸络,葫芦头,柿子饼...
    夜色关照要低调,如何低调呢?怎么看都像盛世里的一场欢颜。

    西安站的广场上集合,太好认了,一个个花花绿绿的。有一队已经去到塘口了,他们计划半夜上山。剩下的超过半数,应该属于宠辱不惊的那一类吧。
    穿越的南帝北丐东邪西毒也会面了。老赵是第一次见,难得有如此清秀的户外人。武功山北极星和土包子一直走在一起,算是比较了解。

    我一直在想,夜色为何要分两队呢?只是减少一些注意力吗?在进山口,20人和50多人是没有多大区别的。

    穿越小分队有消息了,因为水窝子大风刮坏了帐篷,他们决定集体下撤了,这应该不是一个好消息。天气预报这几天都是有雨的,我们的境遇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不一样。站在广场上,我明显感受到了一丝恐惧,虽然还身处人群中。
    我们的穿越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8-7-4 13:12 编辑

psb (3).jpg    
    行前通知是在塘口集中的。前队悄悄地进山,打枪的不要,然后后续部队也是半夜进山,同盆景园的前队会合。
    离塘口几公里的地方,大巴车拐进了一条小道。领队晓晖说接夜色通知,为躲避导航架的探头,后队改为路平沟上山。车厢里一片哗然,各种方言说着对这个安排的惊讶。我问晓晖,是不是路程打折了?晓晖领队说,长度略短,强度更甚。
    这时候除了服从还有什么?这点户外素养还是有的。

    车停在路尽头,夜色已经等候有两个时辰了。塘口名人程秀才也开车过来了,他是送气罐过来的。检验攻略的时候到了,我一个箭步上前寒暄,要求合影,秀才笑容可掬并未拒绝。合影完毕其他队友这才回过神来,留给我们的时间实在不多。
    暗想,没有这张合影,谁相信是鳌太穿越呢?

    再说回夜色,他不是带前队昨晚塘口上山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夜色上山到2900营地后马不停蹄,从路平沟下山,接到后队后,和我们一起直拔2000米,我们在伪2800营地扎营后,他又冒雨连夜斜插水窝子,反上麦秸岭,左绕药王庙,横翻导航架,途经盆景园,到达2900营地,再带回前队至水窝子会合。他这两晚是怎么过的呢?
    如果说书,这一章节叫做---夜色狂奔!

    这次行者无疆安排了四位领队和两个向导,全程陪同我们。基本上就是夜色和晓晖中前队互换,那曲和带鱼押后队。

    原本想着在秀才家补充点水,再伸伸腿弯弯腰做些准备活动,谁知下车即上山,未免有些仓皇。北极星帮向北带了一顶帐篷,原本在塘口转交的,这临时的安排几乎打乱了他的阵脚,从大巴一拐弯开始,就不停地发定位呼叫换地方,很让人怀疑是鬼子安插进来的倒钩。向北是穿越下撤的一员,有了帐篷的补给,又从下撤的路平沟上山再续前缘,实在是不甘心啊!
    着急离开大巴车往山上走,路边有老乡推着摩托做了路标。很是让人恍惚,以为回到了打游击的光辉岁月。这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又有什么困难是不可克服的呢?

    走得急了点,也没有休息,一个多小时后,土包子脸色变了,呼吸急促,也很倔强不肯喊停,慌乱中递水给她也不想喝,用她的话说,心像裂开来似的。傻了不是?赶快换维C饮料,才缓过来。我安慰她,没关系,走不下来就一起下撤。虽说这句话要多违心就有多违心,但很管用,估计女人都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
    背了50多斤的北极星也爆了,加上等向北等得心急。好在向北及时赶到了,立马减负,每人一个苹果吃起来先...夜色忽前忽后,看到这种状况,北极星的包转眼就到了他的背上。

    后半程开始下雨了,然后一路上的下撤队伍如过江之鲫,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偶尔有竖起大拇指,冲着你微笑。问下撤的原因,一般都说下雨。
    现在想来,我装备上最大的隐患,是雨衣。整支队伍里,我是少数没有阿珂姆雨衣的人之一,和穿阿珂姆雨衣的人几乎没法比,这款雨衣质量真心好,是三峰之流所没法比的。到了伪2800营地(海拔2800,和传说中的2800营地是两码事),里面的速干衣已经湿透了,也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骤停下来还是很冷!赶快搭帐篷换衣服,一杯姜茶之后就恢复了元气。
    听说还有没带雨衣的,没做防水的,在帐篷里有失温迹象的。
    开伙吃完后,听着连绵不停的雨声,望着雾气弥漫的山林和渐渐暗沉的夜,心绪游离。
    明天,又不知是怎样的光景。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8-7-4 00:23 编辑

psb (4).jpg   
    从2800到3400,海拔的抬高预示着气温越来越低,再加上这没有停过的雨。
    已经有队员开始下撤了,是昨晚和我对门的那一位。伪2800营地逼仄,几十顶帐篷挨在一起,连个插足的地方都没有。进进出出不小心都会碰到他的风绳,每次都会招至他的埋怨。刚开始不停say sorry,土包子因此还绊倒摔了一跤。我说不用再说对不起了,这山上最该疼惜的是人,而不是打在小径上的地钉。
    我也不能让自己喝咖啡的声音再小声一些,以免刺激到彼人疲累的神经。
    但听说他因雨衣不济还是睡袋潮湿而选择下撤,还是很有些不舍。我可以招呼他端个茶杯过来一起分享的,也可以继续碰他的地钉继续SAY SORRY的,如果他在冰雨中感受温暖,在有信心的前提下或可以坚持。

    一直没有拿手机出来拍摄,也没有什么好拍的。
    走到了悬崖边,天长的于姑娘拗了第一个造型,她在群里说要带薄荷油的避孕套,一下就记住了。那时看到套套是用来装手机的,薄荷油是用来降暑的,两个词的中间省了个贪玩的逗号。

    晓晖领队比我还大一岁,精干强悍的样子。昨晚夜色惊鸿一暼后继续他的狂奔。微信上的头像是有8块腹肌浑身栗子肉的汉子,站在面前却是个瘦弱的青年。队伍里一大半都是他的粉丝,特别是一些姑娘阿姨,见面就说照片里以为190,一见真人忍不住呵呵了。那曲在后面押队,有很多人喜欢和他在一起,永远一副不着急的样子,再急的脾气都给你化成水了。一直在对讲里听夜色呼叫的带鱼,到现在还不知是什么模样,大凡这样的都是厉害角色,偶尔才露峥嵘。

    我竟然有些淡忘这最没有温度的一天了。

    水窝子营地是穿越小队的滑铁卢,害得我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才选中了一个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地方。地钉也是系了又系紧了又紧。就怕晚上妖风阵阵,会把我的梦想一同扑灭。到营地还早,水源清澈,营地里还真有野葱贴心地生长。默数着第二天了,食物足够还嫌多,每天面条米饭粉丝轮番换,就是盐水鸡腿带少了,日子过得小心翼翼。
    山上的泉水真的是清冽可口。除了早上烧两保温杯热水,索性灌满泉水再放一片泡腾片,堪比冰峰汽水,这样的配伍一直延续到出山。

    夜色带领前队也会合,明天起分前中后三队了。
    思忖再三,还是在中队吧。可进可退,主要是和夜色厮混在一起。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8-7-3 23:55 编辑

psb (5).jpg    
    原来花了要死要活的两天时间,才只是上得山来。或许是天见可怜,第三天,竟然不下雨了。
    但依然有下撤的队员。或许是浅尝辄止,或许是不愿再受秦岭冰雨的蹂躏。目送下撤的队员离开,蹒跚的背影或许只会令人更坚强。

    今天开始,就是石海的征程。

    昨夜凄风冷雨,早上温度很低,湿冷的冲锋裤光腿穿也是一种煎熬。伤心的是,从一只登山鞋里倒出来半碗的水!原来,外帐门厅没盖严实,也没有用塑料袋包裹。气馁三秒钟后,把鞋垫拿出来擦擦干,再换一双诺诗兰的长筒羊毛袜,聊胜于无。
    自我感觉状态可以,分包时多装了一个防水袋在自己包里。

    飞机梁顾名思义都可以起降飞机了,前提是得翻越石海上去。几天里第一次爬石头,倒还有些新鲜。此时此刻,人类得臣服于大自然,和我们的先祖一样,拱手曲背,手脚并用。习惯了也没觉得什么。天气虽阴,好在不下雨,蛮多人都会摸出手机摁上几张,或者招呼同伴凹一下造型。
    向导老苏背了两个登山包,这是他的职业,怎么来的也没顾得上问。和他接触最多的就是问地名,这是哪里?该到哪了。也是很有辨识度的一位,他的帽檐和卷烟永远是歪的。瞅机会和他合影,他把烟卷放正了,我拿手机一看,不满意,再来一次。叮嘱苏向导,咱在山上生死之交谁跟谁呀?烟该叼着还得叼着。说到抽烟,上海的童童其实是位大爷,前天上山,双管齐下,两根烟卷一齐喷火,很壮观呢。
    总算和夜色近距离了。我总结了一下,他是典型的有路不好好走。山路蜿蜒,我们都亦步亦趋,唯恐脚印都不能踩错,他却在旁边的山坡或石头上另辟蹊径出一条路来,转眼就走在了你的前面,神奇的是,几天里都穿一双亚瑟士的跑步鞋。问过夜色包有多重,背得少也得40左右,包里还有别人心心念念的羊杂碎。

    向导老是说,梁一梁二梁三,都是买一送一的,烦,索性也不去数了。
    土包子一直说爬石头是弱项,回头看,总在身后。
    中午路餐,昨天好不容易做好的盖浇冷饭,还是一狠心扔了,没胃口。按照前两天的用水量,到中午竟然有些捉襟见肘,腆着脸问北极星水袋里灌了一瓶。下午途经2800营地,赶快灌了还了。还好鳌太水源充足,不然真不能开这口。

    晚上夜宿南天门。营地几近半山腰,其实是很辛苦的一段。今天背的有些重,到最后歇歇停停。上坡的时候一发狠,土包子强切北极星,把他唬得一愣一愣的。
    营地很分散,好地方都给人占了,左边走几步,杜鹃花丛里硬辟出一块地来,还捎带拔出一棵杜鹃花。极目远眺,近的松林紫色花海和苍翠的远山仿佛水墨勾勒,人间仙境一般。这是全程唯一没去水源的地方,走不动了,脚底开始有不舒服,几天肚子只进不出也有些不舒服,各种各样的不舒服。
    默数,第三天了。
  
    神仙般的地方其实是噩梦,低估了坡度,早上起来回想,几乎同斜坡斗争了一个晚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8-7-4 00:01 编辑

psb (6).jpg    
    在山上发现了好多在山下不碰的东西。
    比如苹果士力架,比如可乐,还有这次的姨妈巾,竟然忘带了。也没好意思和土包子确认,她也忘带了。一直有习惯,去直面自己所犯下的错,只为下一次不再忘却。于是,脚在湿的鞋子里泡了一整天,也不愿满世界问别人去讨要。7点拔营,连帐篷外淡淡的朝霞似乎也视而不见。
    野外方便似乎也是一大困难。今天继续石海之外,还得为这两件事伤神。

    当然也有好事。土包子带来的进口奶粉成了每天饭后至尊的享受。
    理论上今天是山上的最后一晚,食物也该减负了。以为最关键的香肠考虑再三还是扔了,吃不下也不想做。发明的冰峰汽水是乐此不疲。速食米煮粥配小菜也算对胃口。想瘦来鳌太已成为共识,一是高强度和思想压力,二是吃不下。水果泥和手撕牛肉干是好东西,也得有计划地吃。红枣不错,揣几颗在兜里,无聊了想想还有生趣。

    今天还是买一送一的塔一塔二塔三。夜色说,是强度难度最大的一天。
    怎么办呢?熬吧。鳌太鳌太,就是把姑娘煎熬成老太太的地方。

    翻石头的时候,是无路可走的时候,该拿出逃出生天的勇气。

    老赵一直在后队里,他已习惯于这种节奏,每天傍晚见面再夸那曲几句。北极星用别人的话说是满血复活,越往后越艰难就越亢奋。我给自己的目标就是安全走完。
    翻塔二的时候,一段不算很难的横切路,后面一声惊呼,回头,土包子已一个倒栽葱,连人带包卡在了坡面上。赶快飞奔过去,她正自己用手艰难地卸包呢。前面一位队友也飞奔过来,解下包推给他,把土包子拉起来。她摸摸脸,再手脚动动,还好没事。
    后面的路上他悄悄问我,锦衣大哥,为啥不先拍她摔倒的画面再拉她起来呢?
    雅兴啊!

    三座金字塔翻完,该是九层石海了。
    山脊上的雾是说来就来,说散就散。平坡上仰望,只露出一截在云雾的下端。想想也没啥,端着手机拍了一张照,就跟着上山了。翻了半个小时,出现了一段土坡,以为到山顶了。向导冷冷说道,九层石海第一层。天哪!不抱怨,继续吧。此后的三个多小时,如闹天宫的孙猴子一直在云雾里穿行。不知过了多久,听说快到九层了,可能气可鼓不可泄吧,三天没感觉的竟然这时候有了。想起波哥在万仙阵一场方便带来冰雹雨雪,不禁后怕。此时已在云端仙境,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会殃及他人?扭捏再三,想想后队还有些时日,果断对同行者说前面路口等我,就卸包横切数块大石头快哉去也。
    最后的一段说实话是胆战心惊的,还好没啥事发生。

    刚到峰顶,夜色卸下包,对讲里说后队有人不容易了,就跳着石头下山接包去了。
    猜想接到后队,他又是九层石海上下三次,跟玩似的!

    下山在山脊上行走,脚底的水泡鼓起来了,至少三个。

    扎营在东源。今晚讨论的主题是,明天哪里出山如何出山?我仿佛看到了汤峪景区森林警察坐在板凳上向我招手,来来来,付个钱先。
    夜色也在开会。想去问个明白的,问回来的结果是,明天听信儿。
    原来山上是最无忧无虑的三天啊!阴魂不散的山禁,在度过了神仙般的出世三天后,还得面对!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8-7-4 17:19 编辑

psb (7).jpg    
    鳌太在最后一天的上午,用半日阳光款待了我们。
    东源拔营上坡,竟然用到了太阳眼镜和冰袖,真是久违了!现在才知道,这是最后一个大坡,坡上面就是万仙阵。累死累活爬完这个坡,就见赫然林立的玛尼堆。阳光好得无以复加,清风徐来。四散开,修整拍照。除开集体照,各种婚纱照,裸照,抱大腿照异彩纷呈。
    安静地坐着,感同身受这欢乐的一幕幕。

    昨晚有人连夜下山了,向导半夜回的营地,顺带挣了不少大洋。也不知道是通过何种途径。
    大约人少还是有空子可钻的吧。后来才知,是南京跑马的两位大神。也得有好体力啊!其他队伍的人走散了,夜色聚拢起人来,宣布出山方案。除开勇闯汤峪的,大队伍厚畛子出山。也就是说,万仙阵接太白南南线。

    走吧!信夜大,得永生。
    这条下山路越往后越不好走,几乎是原始森林的野径。林密且长,除刚开始将军庙老子庙修整一下外,其余路段都是冒雨跋涉。海拔从3500直降至1700。苦不堪言,全靠出山的信念坚持着。
    跌跌撞撞至下午5点多,浑浑噩噩之际,听到有汽车喇叭声。林子里看见,有小巴车停在山脚公路边,自此,逃出生天!
    至于大爷海拔仙台,留待明天大摇大摆从汤峪景区买票缆车上,可以和检查站的警察肆无忌惮地对视,甚至可以狂抛媚眼!
    此乃后话。

    鳌太穿越已经过去有些时日了。越往后越觉得没什么,不过是似水流年里,山脊上的一次穿越。有夜色等大神的保驾护航下,充满险阻的山路竟也酷似通途。鳌太也不是封神榜,去过的想去的没去的心里都会有一份执念。秦岭苍苍遍野茫茫,经过的留下的其实都是过客,唯有山顶傲娇盛开的紫色高山杜鹃、不知名的各色小花乱草才是鳌太真正的主人。
    或许冬天我会再来,又或许再无勇气。
    唯有值得纪念的,这龙脊上的五天行走,这流年里的一场清欢。
发表于 2018-7-3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高楼平地起,先赞一个
发表于 2018-7-3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选择商业俱乐部和靠谱的领队是明智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上海穿越者户外俱乐部 ( 沪ICP备12047122号 )

GMT+8, 2019-9-17 20: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