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绍兴骑行、穿越者饺子宴倒计时结束

上海穿越者户外俱乐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搜索
 
查看: 1096|回复: 21

走了一个这样的熬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向北 于 2018-7-9 15:11 编辑

        出山后,收到许多小伙伴发来的私信表达关心和慰问,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就是“是什么让你决定再次上山又一个人走完全程的?当时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心理过程?”。其实直到现在我都觉得那是我这么多年来做出的最草率的一个决定。我想这样的经历一次就好,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有了,所以还是把它记录下来留作纪念。

        这次穿越小分队的熬太之行始于去年国庆喀纳斯活动后水到渠成的倡议,经年会后队伍不断壮大,随后发展成号称要百人端午碾压熬太的活动,并因此还组织了一场风风火火的K2一日半拉练,再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最后又回归了最初的小团队模式。
        今年端午熬太主题有二,封禁和天气,而对于我来说还有三,假期。
        虽然假很多但因工作周期关系(最近比较忙)想连请3天以上的假比较难,每多请一天就增加一个难度,因为18号端午节是星期一所以最初的约定是请端午节后面的四天假加上双休就可以连休9天,时间充裕,但突如其来的封山禁令让大家都乱了阵脚,经几人商议后决定提前2天上山,于13号火车到达西安然后包车或班车前往塘口村当晚住宿在塘口14号一早上山,具体行程:塘口——盆景园——水窝子——2800——东塬——明星寺——鹦歌,走5日半标准大熬太。可是这样的安排需要请5天假,我想如果我晚一天出发14号上午到达西安下午直接上山扎营在2900(2900到盆景园约3公里)就只需请4天假,如果顺利的话15号上午就能追上其他人再晚也能在水窝子汇合。开始这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但想久了就开始认真起来,最后决定就这么干了。
        出发前一周一直在关注当地的天气预报,并不理想,开始看全程下雨想过放弃,但每天风云变幻,有时的预报看起来也还可以。
        天气状况给我带来的困扰要比上不去山更大,事实上我从来不认为我们会上不去山,山那么大路那么多只要想上就一定有办法上。

IMG_5833.JPG

点评

我是最后才知道你们要去,我还为流产了~~~  发表于 2018-7-9 15:26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40 收起 理由
水到渠成 + 30 神马都是浮云
沉默的骆驼 + 10 淡定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热帖
heatlevel喀纳斯东西大环线 一半秋天一半冬天
heatlevel再上清凉峰
heatlevel七尖——虐线开始的地方
heatlevel十里冰封道场坪之绝地逢生
heatlevel走了一个这样的熬太
heatlevel交坑大峡谷迷人谷大环线连穿+大松湾古道阳堂古道大环线连
heatlevel穿越尼汝亚丁 徒步那片净土
heatlevel三尖领队日记
heatlevel踏着前人的足迹轻轻掠过华东K2独竖尖
heatlevel新疆车师古道,后天出发,说走就走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北 于 2018-7-9 20:46 编辑

        第一天,6.14,塘口——盆景园
        就在我们出发前一天,爆出塘口某著名向导带队穿越被抓罚款3000元一事,水渠他们为了保险起见选择在凌晨3点半摸黑上山,和他们一起出发的还有另外一支20多人的队伍,而比他们更早的还有凌晨2点3点上山的,就在他们上山前几小时又有个4人小团队凌晨1点在鹦歌出山时被抓罚款1万元。这下好了,费尽千辛万苦上得山来还要担忧如何出山,怎么办?管它呢,先走起来再说。
        我是上午9点半火车到西安,西安到太白县(路过塘口)有大巴,分别是10点13点和16点三个班次,上午10点的是在城西客运站时间上来不及,乘下午的车到塘口时间太晚没法直接上山,所以我选择了坐顺风车。顺风车从西安直接到塘口的车少,到宝鸡(经过眉县)方向的车比较多,于是我先顺风车到眉县再经眉县转顺风车到塘口,历时3小时30分两段总花费100元。
        我每次出行都会按最坏的情况做打算,而这一次最坏的情况就是如果下午上不去山就只能等第二天凌晨再上,这样一来就可能追不上前面的队伍,这也就意味着我要做好一个人走全程的准备。
        到达塘口已经是下午2点多,因事先听说塘口村有“内鬼”看到背大包的人就会举报,所以不敢过多停留,我让司机把车停在秀才家门口包放在车上,下车迅速补给了水,气罐,鸡蛋等物资,然后让司机直接开往山脚下即刻上山,司机也是力所能及的把我往山脚下送,但因后面1公里都是土路坑洼不平车辆底盘太低只能下车步行前往。

IMG_5476.JPG


        约2:30分开始进山,和预料中的一样,登山口并没有常驻把守(平时每天上午巡查一次,节假日每天巡查多次,上山劝返下山罚款)。在进山前给携带北斗盒子的阿金发了条消息“我进山了”,又跟群里的人打了声招呼,并应要求来了张自拍。

IMG_5478.JPG


        起点塘口村海拔1700米,2900营地海拔3000米,盆景园营地海拔3300米,到2900约9公里,到盆景园约12公里,一路爬坡,溪流不断,水源补给充分。到达警示牌附近时遇三名下撤驴友,交谈中得知他们就是凌晨上山的20多人团队中的成员,并从他们这里打听到了水渠等人的消息,此时他们已在盆景园扎营。简短交谈互相告别后继续向前忽听山顶方向传来一声巨雷声响,心里有了种不详的预感。

IMG_5485.JPG     IMG_5490.JPG


        约5:45分到达2900营地,原本计划在此扎营明天再追赶水渠等人,但看时间尚早(8:30天黑),于是决定短暂休整后继续前往盆景园,休息了约15分钟吃了些路餐打开对讲机尝试联络盆景园等人无果,继续上路。
        途径火烧坡过了松树林后终于收到阿金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总算是联系上了!

2900

2900
    IMG_5844.JPG     IMG_5495.JPG


        在距离盆景园还有150米的海拔处收到玩隅的消息,说是有人在路上扔了一瓶气罐如果看到可以带上,果然没过多久便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看到一瓶未使用过的G5气罐,除此之外还有一堆面条之类的物资。将气罐带上继续向前,在即将到达盆景园之前出了树林后左前方一条山脊映入眼帘,那正是明天要走的西跑马梁,初次相见还是觉得有些壮观。水渠前来接应,约7点到达盆景园营地正式与队友汇合。

IMG_5503.JPG


        走路时并没有太大感觉,在扎营时开始出现高反,尤其在做蹲起动作时感觉强烈,扎好营后端着锅站在风中酝酿了半晌,感觉做出饭来也没有胃口吃于是钻帐篷睡觉去了。
        营地除了我们6人之外还有一对中年男女(夫妻?),没走过,不认路,靠问路走,据说起点在塘口村子里就走错了,两人都背了40几斤,路上那一堆被丢弃的物资就是他们的。
        半夜时醒来肚子咕咕叫,这算是好事,说明已经开始适应高反。

IMG_5856.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北 于 2018-7-9 19:16 编辑

        第二天,6.15,盆景园——水窝子
        早起去水源处打了桶水,来回走了约20分钟感觉高反已完全适应,东边的天空格外绚丽,所谓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今天的天气不容乐观。果然在吃好早饭拔营之际雾气开始袭来,一阵风的功夫整个山脊已完全被雾气笼罩。

IMG_5510.JPG


        经过白起庙上了跑马梁便开始进入熬太真正的主题:爬石头!此时能见度已经非常的低,水渠几人保持队形,山海之间和阿金在前带路看轨迹,张三玩隅在中,水渠押队在后,像是正规军,纪律鲜明训练有素不离不弃,只是行军的速度有点慢。见五人走的井然有序我便一个人跑到前面放卫星去了,我想我是可以对自己的安全负责的。

IMG_5519.JPG     IMG_5538.JPG


        下一个目标点就是熬太标志性建筑旧导航架,大雾中行走在跑马梁上很难分辨方向,虽然手机定位有些漂移但好在大方向没有错,在接近导航架处听到前面传人群说话的声音,难道是水渠他们?不可能,他们应该还在后面,走近一看原来是另一支队伍在避风处休整吃饭,这正是那支凌晨上山20多人的队伍,他们本来计划昨天到药王庙扎营,但过了盆景园不久遭遇到冰雹的袭击就地扎了营,后来这支队伍在前面新导航架处集体下撤了。

IMG_5543.JPG


        过了一会水渠他们也到了,和他们一起的还有那一对夫妻,那对夫妻早我们拔营出发,后来在路上遇到就一直跟着我们走,只不过过了旧导航架之后由于能见度太低后面就没有跟上,再后来就再也没见到过这二人的身影,真希望这二人跟着那一队人一起下撤了。
        旧导航架处短暂休整拍了一些照片又堆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玛尼堆。

IMG_5553.JPG


        新导航架处有摄像头,向右可以下撤到23公里处,继续向前过了新导航架遇到一反向来的队伍,有领队有向导,开始还以为是反穿的队伍,交谈后得知原来是返回新导航架那里下撤的,他们只有三个人去了水窝子其余的人或是体力不支或是天气原因决定下撤。

IMG_5558.JPG


        大雾中行走经常走着走着一回头人就没了,在药王庙等了较长时间,集合后不久开始下雨,赶紧把雨衣穿上继续上路,风也越来越大,风雨中再没有办法停下来等人。如果前面的爬石头还只是热身,那么麦秸岭就开始进入正赛了,风雨中切麦秸岭更加的酸爽,过了麦秸岭到达水窝子上方垭口处风力瞬间超常的大,刚迈出去几步就退了回去,真的就硬生生的把我吓了回去,我找了一处有石头遮挡风力较小的地方坐了下来,做了几个深呼吸,稳定了一下心神,然后重新准备就绪一鼓作气冲了下去。据后来他们讲,水渠在此处拍视频时被吹翻了个360度?

IMG_5562.JPG     IMG_5563.JPG     IMG_5565.JPG


        约下午2:30到达水窝子营地,营地有一顶四人帐篷,住3人,2男1女,就是前面遇到的那支下撤队伍提到的来水窝子的那三个人,其中男的一个是领队一个是教官,女的是队员。
        在营地游走了几个来回也没有找到一处另人满意的扎营点,最后就随便选了一处扎了营,期间那个教官还过来帮忙调整了帐篷的迎风面,我心里暗想,哪有什么迎风面,这种地方风都是乱刮根本就没有固定风向,事实也是如此。
        约半小时后后面的5人也赶到,也就这样扎了营,虽然时间尚早但外面风大雨大大家也只能早早的躲进自己的帐篷里,这注定是一个煎熬的夜晚。
        躺在帐篷里看着雨滴敲打着外帐再滑落,外面的风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而是越来越强,每一阵强风都能把帐篷吹趴下直接贴在脸上,很是吓人,然后就下意识的用手去一次次撑起,直到夜深了,困了,乏了,发现不用手去撑帐篷自己也会立起来,于是就不管了随它去了,后来也就习惯了帐篷贴脸再立起来的节奏,睡了。
        四人帐里的两个男的一直在唱歌,似乎唱了一夜,一会儿黄河大合唱,一会儿霸王别姬,仿佛看到他们站在烈烈风中昂首不屈的咆哮着。
        朦胧中感觉帐篷一直贴在脸没有再立起来,猛然醒来心想这下坏了,看了下时间凌晨3点刚过,赶紧爬出去看一下什么情况,果然帐杆断了一根。四人帐里依然灯火通明,一人透着门缝询问我发生了什么情况,帐篷倒下似乎早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比帐杆断掉更让我心急的是放在门厅里用来包裹鞋子的雨衣也被吹飞了,如果说帐篷坏了还能找队友求助,那么在这样的天气下没有雨衣我是不敢上路的,只能下撤了。我赶紧打着头灯四处去寻找,此时周围还是漆黑一片加上风大雾大什么都看不见,寻找一圈无果只能先返回,好在这时雨停了,但大风还是让人无处躲藏,于是我用石头将帐篷四周压死又钻了进去,就这样外面盖着帐篷里面再用睡袋把头一蒙爱咋咋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北 于 2018-7-11 17:39 编辑

        第三天,6.16,水窝子——路平沟村
        早上5点多听到水渠叫起床了,此时天已经微微亮,醒来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当然还是去找雨衣,这次我把附近的几个山坡都找遍了来来回回多次一直找到天亮,最后总算把雨衣找回来了。接下来就要回去看看其它人的帐篷情况。玩偶的帐杆也断了还把外帐捅了个窟窿半夜就跑到水渠帐篷里去了,水渠的1.5人帐帐杆也严重弯曲变形了,阿金和山海的都是单人帐,帐杆也都或多或少的变形了,山海昨夜还为了手撑帐杆几乎一夜没睡。
        天气依然没有好转,就在我们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时又开始下雨了,玩偶的帐篷不要了,我们打算把他的帐篷“肢解”了来修补其他人的帐篷。
        那个四人帐里的两个男的昨晚一夜没睡,他们坐在帐篷的两端每人双手撑着两根帐杆撑了一夜,唱歌也是为了提神,也只有他们的帐篷完好无损。
        在得知我们打算继续向前走之后那个教官极力的阻拦,说天气有多么的恶劣,前面的路有多么的难走,仿佛我们继续向前就是去送死。那两个男的是准备带着女队员下撤的,这也就意味着这波人里除我们之外无一人再继续向前。而在当时的天气状况下我们的帐篷是不足以支撑我们在水窝子休整一天的,毕竟修补帐篷只是一个理论上的方案。最后决定先在原地等待观察天气状况,若持续无好转就集体下撤。
        客观的讲,因种种原因交织在一起水渠做为领队做出下撤的决定是明智的,是对队员的安全负责的。当时每个人内心都是挣扎过的,选择下撤要比继续走需要更大的勇气,山永远在那里何必要那么拼?
        水窝子向左就是一条下撤的路,但走这条路下撤并不容易,水窝子海拔3200米,要先翻上3400米的大石壁然后一路下降2200米到达海拔1200米的路平沟村,总路程约13公里,坡度极陡。据说这条路上经常有野生羚牛和大熊猫出没,一路上都有新鲜的羚牛粪便,听山海说前段时间野生羚牛刚顶死过人,原本还出于好奇心想着看一看要是有此等危险还是不要遇到的好。随着海拔的下降天气也开始转好,这一路上我们想过许多出山方案,甚至想过要是出山口有人抓就在山上打游击周旋到凌晨再出山。这条下撤的路有两个出山口,轨迹上显示右侧的宝河沟村是有较多人走的,左侧的路平沟走的人少,为了保险起见我们选择从路平沟下。
        
IMG_5575.JPG     IMG_5736.JPG


        约下午5点走出山走上水泥路,没有被抓,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重获自由每个人都显得十分轻松。沿着水泥路穿过整个路平沟村就可以到达眉太线公路,在路边可以拦截到西安到太白县的大巴。在下山途中大家还商量接下来的行程安排,有说去华山的,有说买门票直接去太白山拔仙台的,结果在去太白县的大巴上所有人都改签了明天回上海的火车,我是想提前回来可以把后面请的2天假消了,方便以后再请长假。

IMG_5580.JPG


        到达太白县城入住酒店,晚上又集体腐败了一顿,约好明早8点第一趟大巴回西安。因为火车是明天晚上的,心想也没有必要着急,难得回到人间就睡到自然醒吧。
        然而,属于我的熬太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北 于 2018-7-9 21:13 编辑

        第四天,6.17,路平沟——临时营地
        因为昨天睡觉前把装备都拿出来晾了(已养成习惯),早上重新打包完晚了几分钟错过了8点的大巴,水渠等人已经上车了,我只好等第二趟10:40的大巴。先是慢悠悠的去吃了个早餐又在街上闲逛了一会,正准备去买大巴车票时,收到空白(北极星)发来的消息,他是跟夜色的队伍来走熬太的,上午刚到西安准备下午上山。他听说了我们下撤的事,因为和妹子混账又带了两顶帐篷可以借我一顶问我还要不要上山。原本放松下来的心情再次被这一条消息扰乱了,上还是不上?这是一个问题。我最大的顾虑就是我的时间不够了,假请到20号21号要上班,除去回程时间只剩3天的时间,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上了,为了让自己不再纠结就去把回西安的大巴车票买了。然而,这并没有使我安定下来,坐在候车室里看着为了这次熬太买的几件新装备,又想到从去年6月份武功山开始走的每一条虐线长线似乎都是在为走熬太做准备,去年喀纳斯,本来可以租马但自己还是坚持重装走下来就是为了积累长线的重装经验,这一切的一切确实让我很不甘心。这时脑海里浮现了另一种方案,何不一人走一个三日熬太?当天下午还是到盆景园,第二天跳过水窝子直达2800,第三天直接到大爷海,来的及就连夜下山来不及就在大爷海住宿一晚然后第四天上午缆车下山,这样时间上是允许的。虽然在水窝子那天被吹了一夜的风有些感冒,但体能状态还可以。而通过前面几天的行走也让我对熬太的路况有了些许认知,来之前最担心的高反也能完全适应。手机GPS在前面几天一直运行良好信号稳定。天气是我最担忧的,因为天气预报显示未来三天前面2天有小雨第三天转晴,但好在熬太攻坚阶段的金字塔和九重石海是在第三天,在天气好的情况下通过应该问题不大,结论是只要不受伤,只要手机不断电就一定能走出去。
        经过一番评估之后我觉得这个方案是可行的,于是和空白确认了借帐篷一事,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约好在塘口秀才家汇合。随后我把自己的帐篷交给同样在等第二班车的队友张三,退掉了去西安的车票改成在塘口下车。
        再次来到秀才家,包里的物资原封不动不需要额外补给只需要补水就可以了,气罐都没用过,前面几天都是在营地捡的别人剩下的气罐。正在补水时空白发来消息他们临时改变了上山计划不走塘口改在路平沟上山了,什么?那不是我昨天下撤的路?赶紧打电话确认,原来夜色担心塘口上不去山而改在较为安全的路平沟上山直达水窝子,这样也能绕开导航架那里的监控摄像头。我当即又找了辆车送我到路平沟,总算是接上头了!夜色的队伍是支大部队,下了大巴不作停留直接上山,宛若当年共军被国军围剿迅速撤进大山里的景象。我接过帐篷后也来不及整理就用手拎着往山上走,先走到安全区域再说(警察追上山劝返是有过先例的)。走着走着突然想起来尼玛火车票还没退,于是又往回走了一段走到有信号的地方把车票退了。
        除了空白还有锦衣,老赵,土包子也在夜色队伍里,在这里见到昔日熟悉的伙伴感到十分的亲切。夜色的队伍还是很负责任的,虽然我是被“捡”来的但还是把我当成他们自己的队员看待,要不是我时间有限有自己的行程安排还真想就这样跟他们走了。
        开始听说他们今天就要走到水窝子,我想这是不可能的,虽然改在路平沟上山路程缩短了,但我是从这条路撤下来的我知道这条路的强度,一天时间上去都难更何况下午才开始上山。果然听他们的向导说今天会扎营在半山腰的一处有水源的营地明天才到水窝子,这条路上的水源补给比塘口那边要少的多,我们昨天下山途中都没有发现有水源的营地。
        上山后不久就开始下雨了,本来坡度就很陡路又变得泥泞不堪到后面走的很虐。
        向导说的有水源的营地大约在海拔2850的位置,但已被另一支队伍抢先占领,夜色队伍只好扎在下方的一处稍微平缓地带,空间有限根本扎不下那么多帐篷,有的只能扎在斜坡上。因为我计划明天走到2800,所以我就去前面找营地去了,这是一段持续的爬坡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后也没有发现合适的扎营点,再继续向前走就离水源太远了,于是我停在了2970的位置,扎好营后下去打水顺便和锦衣他们打声招呼明早我会先走一步。
        远离大部队一个人在上面扎营周围静悄悄,晚上稍微有些风吹草动都会下意识的提高警觉,想着一路上的羚牛粪便我最担心帐篷被牛顶了。

IMG_5586.PNG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北 于 2018-7-9 21:35 编辑

        第五天,6.18,临时营地——2800
        雨持续的下,见下面的人迟迟没有动静我也不能再等了,准备一个人上路。盘算一下物资还是有过多富余,于是把半斤米洒遍了山野喂野鸡去了。拔营装包时发现一个严重问题,原本用来做睡袋防水用的大塑料袋下撤后被我扔在酒店了,再上山走的太匆忙就把这事给忘了,这是本次行程最大的一个失误。
        第一次遇到羚牛有点猝不及防,在上了一个小坡后3头牛突然出现在面前,与牛对视了1秒中后我转身就往回跑,牛并没有追过来,我找了棵大树把包放下躲了起来,因为这是必经之路,片刻之后我轻装悄悄的上去观察情况,牛已经不在路迹上而是进了一侧的密林了,我正打算拿手机拍下来但牛瞬间就消失在迷雾里。羚牛对声音极为敏感,警觉性极高,这也是大部队行走时遇不到的原因。
        我回去取了包然后迅速通过此地,之后我几乎每走几步都会环顾一下四周,总担心会有牛从树林里冲出来。事后想想,刚刚对视的那头牛头上没角,应该是头母牛带着两头小牛,遗憾的是没有拍下来,但这遗憾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接下来我又遇到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牛。中间三次都是远远的被我发现并且拍了视频,因为牛每次都是出现在行走的轨迹上,见牛再没有给我让路的意思,我只好想尽办法从旁边的石堆上密林里去绕,这几段路走的异常的艰苦。第五次遇到的是只单牛,与我相向而行,在大约不到20米的距离我们突然发现彼此,先是对峙几秒钟后牛突然向我靠近我见势不妙转身就往密林里跑,来到一处大石头堆下赶紧把包扔了爬了上去。牛跟进密林后并没有再靠近,又对峙了半分钟后转身离开了。我惊魂未定,牛离开后也没敢立即下去,想等牛走的更远一些。过了一会听到前方不远处有人群说话的声音,我赶紧冲了过去。

IMG_5843.jpg     IMG_5595.JPG


        这是一支从水窝子下撤下来的队伍,有好几十人,我警告他们前面有牛他们也都提高了警惕。都说一个人在户外独行时间长了见到人群后会嚎啕大哭,我并没有大哭,可能我独行的时间还不够长,但还是很激动的,激动到会主动和每一个人打招呼,这时候能有人聊聊天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和这支队伍里的押队和向导聊了一会儿,向导说群牛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人多也不会攻击,只有单牛遇到单人的情况下才会主动发起攻击。
        在听说我今天要前往2800后他们纷纷摇了摇头表示不太可能,主要是天气恶劣,路不好走。但此时的我似乎任何的言语都无法动摇我向前的决心。
        我向他们打听水窝子的人是否全部下撤了有没有前往2800的,这是我比较关心的问题,得知大部分人下撤只有一小队人还在原地等待观察天气情况。
        继续上路,后面又遇到一下撤的三人小分队,再次打听水窝子情况,被告知有七人准备前往2800,之后这七个人一直存在我的幻想里,我告诉自己我不是一个人在路上,只是这一路从头到尾就没见过这七个人的身影。
        快到山顶时走出树林风力开始大起来,向右是前往水窝子的路,而我选择向前直切飞机梁,又开始爬石头了!这段路石壁陡峭走的胆战心惊。
        登顶飞机梁后狂风细雨在毫无遮挡的山脊上变的越发强劲,强到能让人产生恐惧,经过熬太遇难山友纪念碑时我不断的提醒自己,挺住,别挂在这里。

IMG_5860.JPG


        这一路最担心的就是在雨中看轨迹手机进水失灵,我必须把看轨迹的频率降低,而且尽量在避风处再用自己的身体做为屏障小心翼翼,我必须珍惜每次看轨迹的机会确定大方向把接下来要走的路看的更长远一些,这也导致了很多时候在翻梁子时走的并不是最合理的线路只能硬切。其实梁子上本来也没有路,即便是在土路上因为下雨也变极度湿滑,鞋子里也早就灌了水,我每一步都会提醒自己要格外小心,一定要踩稳不要受伤。我想到下撤那天那个教官说的话,这种天气走这种路风险确实很大。
        我一直以为会有七个人在我前面,但是到了2800营地发现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开始有些失落有些茫然,但很快重新振作,该要面对的总要去面对。
        2800营地处在一个风口,我想到攻略上讲过2800往前树林里有扎营的地方,于是我在营地水源处打了桶水带着继续向前,走了约20分钟在树林一侧果然发现几处能扎营的地方,空间不大但足够用,关键是没风!
        早上7点出发到扎营时约晚上7点,在风雨中整整穿行了12小时早已全身湿透,而更悲剧的事情也还是发生了,睡袋湿了,好在羽绒服羽绒裤一直放在防水袋里,但在拿羽绒服时仅有的一双干袜子被带了出来掉在内帐里也湿了。
        一天没有路餐,恰逢端午节,今晚的主食是两个粽子。
        羽绒服羽绒裤能提供足够的温暖,但就是裸露在外面的双脚冷的不能入眠,我只能将裤腿尽量往下拉在保证不露腰的前提下双脚尽量往里缩,期间冻醒了几次,每次用双手将双脚捂热再昏昏睡去。
        那一晚,不知道怎么度过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北 于 2018-7-9 22:07 编辑

        第六天,6.19,2800——大爷海
        雨停了,风也小了许多,虽然天气不是最好但已相当知足。
        早上7点开始拔营出发,上来就是一段持续上坡,从海拔2900米的营地爬到3400米的金字塔然后就开始各种切塔。走出树林后回望来时的路看到了远处的飞机梁,从出发那天开始只有第一天天气算好的,在盆景园时看到过熬太山脊的轮廓,之后就一直在迷雾中穿行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啥都看不见,时隔四天后再次看清熬太的山脊不由得感叹一声,太不容易了!

IMG_5601.JPG


        天气转好了难度和风险也大大降低,有那么一会儿还出了太阳,身上的衣服很快就干了,我赶紧把睡袋拿出来挂在包外面晒,不指望能晒干只求减轻重量,湿透的睡袋增加的重量可不是一点点!

IMG_5645.JPG     IMG_5648.JPG


        翻过金字塔的几个塔到达西塬营地,在此休整了较长时间,吃路餐晒帐篷,但此时雾气湿度还是很大,晒了半天的帐篷还不如用手迎风抖一抖来的有效。
        过了西塬就是九重石海,因为雾大能见度低没有看到石海一路到顶的壮观。不知道走了几重也不知道还有几重没走反正就是在白茫茫中不停的往上走。攻略上翻越九重石海需要耗时2小时,因为我今天要去大爷海所以需要更快一些,最后用时1小时30分通过。登顶九重石海后紧接着就是海拔3500米的太白梁顶,然后就开始一路向下前往海拔3200米的东塬。

IMG_5649.JPG     IMG_5653.JPG


        过了太白梁顶不久遇到一反穿队伍,这支队伍原本在塘口上山时被劝返了只好来鹦歌这边走反穿,和他们的押队向导聊了一会儿,主要交流了一下如何进山和出山的经验,这是这个端午熬太始终绕不开的话题。那个向导是个很不错的人,临别前一再叮嘱我到了东跑马梁如果天气不好就找地方扎营不要再继续走,要一直沿着梁子走不要往左右走,从他的话语中让我意识到东跑马梁应该是一个很危险的地带。

IMG_5668.JPG


        下到东塬营地后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多,时候不早了必须抓紧赶路,接下来又开始爬坡要上到海拔3540米的万仙阵,上坡途中经过一片片松树林,这个地方的轨迹错综复杂也有人给这里起名叫迷雾阵,这个名字很贴切, 整片树林被雾气笼罩置身其中仿佛就已经迷失了,但好在坡度很大,只要向上爬大方向就错不了。冲出迷雾森林前面就是万仙阵,在到达万仙阵之前又遇一反穿队伍,这支队伍前几日已经在塘口上山了看天气不好又下撤了。他们问我前几日那样的天气你是怎么过来的,我五味杂陈只能默默的回答说我全身湿透了睡袋也湿了今天去大爷海住宿。在彼此祝福后继续赶路。
        万仙阵玛尼堆林立,想摆一个属于自己的都难,因为周边已经没有小石块了。过了万仙阵就来到雷公庙,这里距大爷海还有六公里,雷公庙之后就是东跑马梁,这里也有一个几乎和西跑马梁的新导航架一模一样的铁塔,也装有监控摄像头。过了监控铁塔后开始爬坡,从3500米上升到3700米的岔路,向右可以经二爷海直达拔仙台,向左下到3600米到达大爷海,因此时天色已晚我选择直接前往大爷海。

IMG_5674.JPG     IMG_5676.JPG


        走了半小时的夜路约晚上9点到达大爷海客栈,因为今天又刷新这次行程中的最高海拔(3700米)所以又略有一些高反,只在客栈买了瓶功能饮料没吃东西直接睡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北 于 2018-7-9 22:17 编辑

        第七天,6.20,回程
        早起轻装登顶拔仙台看日出,返回后洗漱开火,煮了一锅紫菜蛋汤解决掉最后一包山之厨,饭毕,开始下山。

IMG_5696.JPG     IMG_5841.JPG


        背包防雨罩,雨衣,护膝,雪套,头巾等等一切和驴友相关的东西统统被我塞进了包里,我要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个游客,但在路上遇到真正的游客时他们还是会彼此窃语指着我说,看,那人是穿越过来的。

IMG_5702.JPG


        大文公庙向左18公里是鹦歌,向右4.5公里是景区索道,我选择向右,途径小文公庙,这里有游客登记点,之前那个被罚款3000元的向导就是在这里被抓的,好在我一个人目标小也没有给工作人员过多的反应时间迅速通过。

IMG_5712.JPG


        缆车下去后还要乘景区大巴前往游客服务中心(约1小时)才算是真正出景区,上了大巴后一穿白衬衫的工作人员要检查我的门票,针对性很强,我心想这下完了,是选3000块还是选拘留呢,我跟他说门票丢了,然后就让我补了一张30块的车票。

IMG_5718.JPG


        下午乘景区班车返回西安,晚上飞机回沪,明天正常上班,总的来说这次的行程还算完美。

IMG_5861.jpg     IMG_5862.jpg

        两段轨迹记录的都不全,尤其第二段为了省电一开始没记,遇到牛之后才开始记录的,总行走路程应该在95公里以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北 于 2018-7-10 14:24 编辑

        总结:
        我的帐篷是自由之魂远山pro,帐杆为DAC帐杆,因为有自由之魂王老板的微信好友事后也和他做了一些交流,当然他也很爽快的补发了一根新帐杆。他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判断断杆的原因是风力超过了帐篷的承受极限。我并不认为这是商家的托词,这款帐篷的抗风等级为7-8级,而当晚水窝子的风力绝对达到甚至是超过8级的,王老板建议在类似环境可以使用金字塔类无杆帐。
        鞋子是新买的LOWA Gore-tex的登山鞋,水应该是从鞋筒灌入,我原本以为雨衣加防水鞋加雪套的组合可以确保万无一失,实际在熬太风雨面前不堪一击。
        第二次上山过于草率以至于把睡袋的防水忽视了,但我无论何时都会保证有一套干的衣裤可以换穿,就是我的羽绒服羽绒裤,这是保命用的,事实上2800那一晚若不是无意中把仅有的一双干袜子弄湿了也不会那么狼狈。
        出发前想着带溯溪用的防水触摸手机套,忘了。
        这次熬太走下来除去天气因素带来的风险感觉并没有喀纳斯走的累,因为上次喀纳斯我的背负超出了体重负荷走的比较累,喀纳斯之后我开始追求轻量化,这次熬太上路背负不到35斤,如果想,还可以进一步压缩到30以内。
        熬太这条线路天气好难度和风险都会降低,但强度还是有的,若遇恶劣天气难度和风险会大大提高,甚至有生命危险。
        这条线路的难点是在中间一段需要翻越各种石海,但是最容易出事故的却是在东跑马梁(去年5.1死亡事故以及今年5.1失踪事故都发生在这里),跑马梁地势平缓无难度无强度,但为什么最容易发生事故?一方面就是因为跑马梁地势平缓若遇大雾天气在不借助辅助设备的情况下很难分辨方向,有坡度的话只要知道向上或者向下就好了,但在平路上方向偏离一点点就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浑然不知,这样一来就很容易迷路,虽然土路上有被踩出的路迹,但经常穿插着一片一片的石海,在石头上是踩不出路迹的,好在现在许多石头上都被驴友画上了箭头,需要注意观察。另一方面,在爬石头的路段或多或少的都有遮挡,无论是飞机梁的梁还是金字塔的塔大多数都可以选择左切或者右切,若风从左边刮来可以选择右切若风从右边刮来可以选择左切以起到避风效果,即便是风口也都能在几分钟内快速通过,但跑马梁长达几公里毫无遮挡的山脊路无处躲藏,你必须要直面强风的摧残,若遇恶劣天气尤其在湿身的情况下就很容易湿温,就会有生命危险。再有就是东跑马梁是熬太(正穿)最后一段无人区,到了行程的最后阶段人们的体力多数走到了极限,很容易出现体力不支,所以就像那个向导说的,到了东跑马梁若遇恶劣天气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还是扎营等待比较好。
        关于大爷海物价,住宿8人间150/床位,30人间130/床位,蛋炒饭40,矿泉水10块,脉动25,无信号,联通手机能在食堂特定位置打电话不能上网,据说大爷海已经开始建设基站,以后去也许就有信号了。
        关于封山,强行的封山政策显得不是很人性化,也封不住。我认为当前的矛盾不是驴友和政府之间的矛盾,而是合格的驴友与政府一起和那些不守规矩的驴友之间的矛盾,比如最近在大爷海游泳的那几个傻X。
        我的垃圾都是背下山的,在封山禁令的大背景下,背着垃圾行走我的内心是坦然的,问心无愧的。
        这是一次不太成熟的穿越,这种形式的穿越个人并不推荐,而对于我自己来说,这样的体验,一次就好。
发表于 2018-7-9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九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上海穿越者户外俱乐部 ( 沪ICP备12047122号 )

GMT+8, 2019-9-17 20: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