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绍兴骑行、穿越者饺子宴倒计时结束

上海穿越者户外俱乐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搜索
 
查看: 1092|回复: 43

珠峰脚下的秋空霁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9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条伤感的天路。  每次入藏,都要找来仓央嘉措的诗读上一遍。藏区的诗人除了他我也不认识谁了。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活佛笔下那渴望和忧伤会伴随我一路,让我也无时不刻地寂静欢喜。
    路过德令哈,也会想起海子的那首《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诗人25岁就卧轨自杀了。
    姐姐,今夜我在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伤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还好,我对生活还有渴望,成不了活佛,也不是诗人。

    格尔木之后,青藏铁路进入无边的黑暗之中。海拔逐渐提升,最高也5000开外了。床头咝咝地放着氧气,全民吸氧,可是吵得我不能入睡。
    半夜拿餐纸把它堵了。

    临近中秋,窗外一定月光似水,可惜不能探出头去,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想念的节日,想念家乡的亲人,想念流年里沉浮的自己。
   
    这又是一条期待的天路。
    东坡的伙伴们都已到了拉萨,隔着屏幕我看着他们嗨,看着他们吐。该来的必须得来。
    西宁只有2200米,我也不知道高反会不会来找到我。今晚会经过4600米的昆仑山和5300米的唐古拉山,高反不来,我就走了,不会等你。

    想不出拉萨还能到哪里去,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喝杯茶,然后等人群回来过一个热闹些的中秋。
    团队里讲熟悉的只有豆奶,和兰。巴萨,看毛,简,四眼和欢猪,余叔一起走过线吧。当然这都不算事,快乐的情绪很容易感染或被感染。

    我想我是一个人呆久了,是时候回到人群中来了。东坡,我来了!

点评

曾有人把那首诗印在胸口的T恤上  发表于 2018-10-15 00:49

楼主热帖
heatlevel赣闽两碗酒之一杯敬朝阳,一杯敬过往
heatlevel流年里,龙脊上的那一场行走
heatlevel山高水远,只为亲近这遗世之美
heatlevel等时间煮雨,观沧海桑田 ----五一神游东甲岛
heatlevel狼塔Courage&Victory,候鸟生出鹰的翅膀
heatlevel我见青山多妩媚---"失恋坑”重装穿越小记
heatlevel东山顶上白月光
heatlevel拔草之行,此帖要火——记千八重装穿越
heatlevel俺是金莲,俺不姓潘 ---小五台采花纪行
heatlevel登临金顶毛不易?放歌发云界,把酒大武功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圆之夜,见到了所有的东坡队员。
    格格说过节得吃顿好的。一行人浩浩荡荡,开往几里之外的饭店。拉萨已同其他省会城市一样,饭店都在商业楼上且人满为患。
    冲着墨脱石锅鸡来的,一听要等一个小时,便心神不宁起来。瞅见隔壁老北京烤鸭也不错,便存了见异思迁的念头来。只可惜没有大桌子容不下十三个人,又纷纷撤回鸡店。
    豆奶总结得好,男人心仪鸡店,女人喜欢鸭场。最终还是男人做了回主。

    六点半钟,拉萨天蒙蒙亮,便开始装车。看毛弄来的大编织袋,每人一个,把重装包灌进去足够宽裕。云曦别院门口修路,只能一趟或几趟把包扛到外面的马路上。
    好在车够大,几乎一人两座,难得有那么铺张的排场。

    继续国道318往日喀则方向行进,初秋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已是秋意渐浓。

    中午换车,车是曲当农家乐老板自己开来的,宇通十九座。拉萨街头和上垭口的速度差不多,是习惯于这个速度还是被限速所累,不得而知。
    十六个小时的颠簸是令人恐惧的,定日县城以下都是待修的砂石路,有时还要涉水。
    原本定日住宾馆的,一下子杀到曲当了。

    司机走近路,过定结县边防站时,绿皮和巴萨格格他们拉萨旅行社办的边防证不能通过。他们只写了珠峰,而按规定珠峰只能定日县通过。
    只能增加一个多小时,重返定日边防站了。

    入村办理租牦牛和边防手续,还要签承诺书啥的。加上要修的山路,徒步东坡已成为曲当的一个集体产业,珠峰管理和牦牛交通,住宿等已形成相关的产业链,某些觉醒的村民或参与其中一环,成为这荒山僻壤先富起来的藏区人。

    从中巴车上搬下的大包,已同所有主人一样,满面风尘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DAY1  小乌措
    昨晚听到下雨声了。
    透过藏居小窗往外看,峡谷里云雾蒸腾,土石混杂的山峦点缀着稀疏的草垛,倒是分布得均匀。

   小饭馆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徒步的人,稀饭馒头随时有,煮个青椒肉丝面得等上个半小时。
    吃完早餐,早早地聚集在藏居天井里,等待着民宿主人兼司机开车门上包,或者把昨天没下的包打开取杖啥的,也是一番忙碌的景象。
    阿力有心,为每个人拍了进山照,那一定得有出山照进行比对,看效果是否令人咋舌。

    轻装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虽然小包也塞得满满当当的。

    徒步起点,汇集了不少人。鲜衣怒马的样子,围在一起拍照,扯广告牌,气氛一时比旁边奔腾着的河水还要热烈些。
    牦牛久等不来,气氛自然就有些消退,还好太阳正好,照得见所有人的信心与斗志。

    队伍有些懒散的样子,应该是听说今天行程只有十公里,虽然有九百米的爬升,均衡用力比较好。
    一起出发的还有一对老外夫妇,请了一个向导。有点上年纪了,稳稳当当地行走,不会离开十米之外。
    风景一成不变,拍了个蓝天空就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入镜了。豆奶和简都是高反症持有者,走得很缓慢。上坡对于兰来说自述是弱项,多歇两下就能领先整支队伍。
    聊聊天慢慢走,悠闲的东坡首日。

    牦牛上来的时候,天气有点变脸了。包里拿冲锋衣换上,抵御一点寒意。
    好在离扎营点小乌措没多少路。
    营地聚集了好些人,都是等牦牛装备的。心急的在草地上插杖画地为牢了。只是转来转去没有好的地方,无奈之下准备选择坡上,我们的牦牛队来了。
    藏族大叔见了营地摇摇头,示意继续往前有平整些的地方。当即起包探路,果然在小乌措那一头,有个好得多的营地,当即对讲唤后队过来。

    扎完营了,豆奶和巴萨先后拖着脚步到来。看来都被高反虐得不轻,赶紧混帐歇息。
    那一阵小乌措的湖景真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DAY2  卓相营地
    昨晚脸色刷白的巴萨,还是决定下撤了。他怕越到后面越会步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一定是最好的选择。

    昨晚一晚上的雨,清晨时分雨停了,还出太阳了。可等不及把帐篷吹干,就收进了包里。
    牦牛要辛苦一些了。

    小乌措原来是姊妹湖,爬上山才能看清全貌。海拔按说不高,因高反肆虐,都刻意在收敛自己的步伐。
    我试着冲了一下顶,确实比平日多喘了一会儿,肺腔有满负荷运转的感觉。绿皮妹子状态不错,开腔唱起了歌。在山顶上释放嗓门确实很爽,但正经打开抖音要录一段的话儿,顷刻间会忘了歌词。
    不过还是要喊几句的,也有同行的驴友跟着一起唱,欢乐无由而起。

    垭口上有风,定睛细看,马上尖叫。
    原以为是层叠的云,原来竟是皑皑的雪山,和爬上的这个垭口远不是一个量级的。
    这就是世界第五的马卡鲁。
    辛苦兰妹子单腿下跪,只为把本尊拍得伟岸些。巍峨的雪山做背景,实在是难得。而同样的角度拍兰,竟然是超模的感觉。
    不一会儿,云雾升腾,马卡鲁转眼就不见了踪影,海市蜃楼一般。

    垭口那头慢慢起雾了,逐渐把所有的群山都遮掩了起来。只剩几十米的视野,刚能够辨别路迹。
    几个折向之后,流淌下来的沙石依稀能辨别对面是一座大山,故弄玄虚吹上一口气,竟然也能云开雾散,看得见山顶上的部分。
    下沟就是兰花谷,多好听的名字。
    没下多少,竟然望见青绿色的花盛开在一丛,莫不是雪莲?按耐不住横切过去,果然。绿皮妹子不肯错过,蹲在雪莲之上笑得花枝乱颤。
    回营地吃饭时,后面的队友竟然采了三朵回来,和白菜放在一起,早已没了山间盛放的神韵,可惜!

    营地很大,沿着河流两边都可扎营。牦牛队老早就为我们选择好了地方。憨厚的藏族大叔带着他的两个女儿,一来就客气地招呼尝尝他们的糌粑和土豆,我也把巧克力倒了一捧给姑娘的手上。
    言语不通,这样偶尔的交流也极富人情。

    只是转眼就要下雨了,赶紧扎起帐篷。没过一会儿,噼里啪啦的雨就砸在了帐篷顶上了。
    莫非还不如昨晚?在帐篷里等着漫漫长夜,无心睡眠。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DAY3  汤相营地
    下雨被迫进帐篷,结果一睡就到今早7点才出帐。所谓睡觉其实一大半时间就是躺着。
    在帐篷里等着峡谷慢慢地被黑暗笼罩,雨点噼里啪啦地蹂躏着帐篷,晚归的牦牛工急促地吆喝着,散放着的牛铃叮铃叮铃地响着。
    时间在峡谷里真不是啥奢侈品,被肆意地浪费着。

    豆奶翻了山竹的牌,昨晚和鲜肉混了帐。

    雨停了,迷迷糊糊中看了下时间,才是午夜。旁边的帐篷里频繁地翻身,气垫嘎吱嘎吱响,或许都没有睡着,谁也不会主动地打破这宁静。
    两三点钟的样子,又开始下起雨。

    7点,营地开始有动静了。
    记住了要做饭,麻利地起床。月亮还在头顶,照得四周的峰峦一片清冷。正前方的马卡鲁峰,峰顶被太阳照耀着,也是日照金山,照得不太热烈而已。
    昨晚的剩饭做了咸泡饭,高压锅里再煮了一锅的面条。拿了兰准备的两包咸菜毛豆,竟然又成了稀罕物,配粥配面条实在是好。

    上坡的路有点泥泞,和牦牛一同上路还有点拥挤。要脱衣的当口,天空又蓝得不成样子了。
    一路上和兰讲了个故事,一番唏嘘,有点倒不过气来。右转下坡,暂且叫做小绿湖吧,很干净的一个湖泊,在藏地,一般都被视做圣湖的。
    有人在湖边脱了衣服,被领队骂了。
   
    湖边路餐吃了点东西,有点儿风凉,赶紧再上坡。正对面的珠峰越走越清晰了,但还总想着,拐过这个弯,上了这个坡,看到的珠峰会更立体更完整。
    终于到了最好的地方,这一面的珠峰一览无遗。太阳把光照洒向了这面坡,云层却不谙世事地遮掩了珠峰的容颜。
    就坐在坡上痴痴地等着,等着云开的时候。可是,太阳又被云层遮住了一大半,只能悻悻地离开。
    还会有机会的。

    趁有风有阳光,几分钟就把湿漉漉的帐篷吹干了。刚搭好帐篷,竟然飘起太阳雨来。
    金字塔帐篷里切菜真的热,脱到短袖,出帐又被雨淋,无所适从。
    土豆鲜肉饭很香,杂蔬汤也一如既往地好喝。

    如果还要下雨,那就下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被帐篷外明晃晃的天光吸引,以为天亮,只是夜半。月亮把峡谷营地照得通亮,营地寂寂,广寒宫一般。
    而此刻的珠峰,完全褪却了所有的遮蔽,威严地耸立在眼前。感受到无比的震慑,珠峰,我是你虔诚的子民,此刻走进你的威严,臣服于你的脚下。以卑微的心灵,祈求你圣神的力量。
    禁声。想与队友分享,而营地寂静,唯有牛铃偶尔间传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DAY4  鹅嘎营地
    今天做押队。
    还是十点拔营,还是阳光普照。半夜里惊鸿一瞥的雪峰,早上无端一场大雾,全部隐于雾后。只看得见近端的一面草坡,还以为是武功山上扎的营。
    然后拔营那一刻,无端的又一阵风,把雪峰顶端的雾吹散开,惹来一片惊叫。
    好似一块偌大的背景墙,被随意地拉开合拢,完全不按照舞台的情节来。东坡,你好皮!

    豆奶欢猪简都是高反预备队,出发就一步步稳扎稳打,好像这样就能拒绝高反似的,走了一段后还是软绵绵拖不动步伐,只靠意志力坚持。
    兰是昨天加入预备队的,看来她高反的门槛有点高,4500以上开始启动,头痛发烧全是感冒的症状,半路上集体嗑药。
 
    途经小石屋,正好有牦牛也在休息。还有个六七岁放牛娃,跟着大人进山放牛,跳上跃下很灵巧的样子。
    也有头小牛犊不怕生,恰好遇上爱动物的兰。恨不得夺了简手里的苹果要喂它。玩来耍去,不知到底是谁找谁玩。

    上垭口有些吃力,走着走着简就火了,用她那东北磕儿唠出所有的抱怨。这破雪山不是你朝思暮想来朝拜的吗?怎能始乱终弃呢。
    还要退了尼泊尔EBC的机票,呵呵。

    其实垭口往下的鹅嘎营地没多少远,早到的队友都已扎好帐篷,四眼还贴心地为后到的队员晾晒起了帐篷睡袋。
    三点以后的营地水源一下变得浑浊不堪,勉强能做上一顿晚饭,喝的水都不敢入口。不知什么原因。听说明早会重回清澈,这倒奇了。

    明天原计划到白当看日出,要早起。统计了一下去珠峰大本营的人员,刚好凑一桌麻将。二十多公里,五千三的海拔,我得去试试。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8-10-10 06:44 编辑

DAY5   珠峰脚下
    一场四个人的国粹最后也变成翘脚麻将。
    四眼成功地被简洗了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其实也难怪,路上碰到好心的驴友,都会告诫大本营没啥看头,就几块大石头,除非打卡。
    但真的要去!

    天还黑着,小绿皮就在帐篷外催促起床了,平时正是她不想起床的时候。风王山竹也早早去溪边打水,得备好今天一路的饮水。
    攻略上说来回得十二个小时,还有可能走夜路。

    烧水有点匆忙,先将就了我们三个人。看毛和阿力一同出发,其实到最后我也没弄清,到底谁谁去了白当营地看日出。

    黑灯瞎火地上路,还要过河,路迹很不清晰。为了选择跳石头过河,也将出发点往上游移了很长一段距离,导致偏离轨迹,只能在山坡上横切。
    坡上望营地,有一队开着头灯的队伍也在夜幕中移动,只是比我们晚出发了几分钟。行进路线也和我们不太一样,应该是有向导的。
    慢慢切回到轨迹上,已经靠近白当营地了。看毛和阿力不知何时已跟上了那一支队伍。远远地喊一声,安心许多。
    黑暗中也看不清白当营地究竟啥样子,凭感觉和鹅嘎营地差不多,大约离雪峰近些,被误传风景更好。

    离开白当,峡谷里雾气上来。正嘀咕着,他们能看得到日出吗?
    走了许久,有点云开雾散的感觉。左侧的雪峰开始由上而下显现。预感会有神奇一刻发生,随即叮嘱他俩把手机准备好。
    果然,几乎一转眼,雪峰的尖顶开始微红,并以极快的速度往下延伸。按耐住一点的小紧张,等到日照金山在最辉煌的时刻,按下了快门。
    就两分钟的样子吧,金山开始褪色,变成了古铜色,再变成黄铜色,最后就成了白银色。
    很兴奋地目睹了这一短暂的过程。

    再往前沿河谷行走,河水是浑浊的。海拔不断上升,太阳在身后开始它一天的运行。雾气不断升腾,到了半山腰就静止不动了。
    整个峡谷就被这一条白练围着。
    接下来的变化都在身后了。太阳在雾气中形成光晕,行走着的两位在雾气中自带了许多神秘感。

    没有传说中的邮局,也没有任何标志。走到轨迹的尽头,珠峰脚下的东坡,只是一面沉寂的大草坡。
    站在最高处的石头上,珠峰巍然耸立在眼前。我懵懵懂懂到了东坡,收获比期望多的太多。     
    放轻脚步,唯恐打扰了静谧。心里知道,我是站在了世界高处,此刻。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DAY6  错学仁玛营地
    总有一天的路程是旅途中无聊的一天,今天就是。
    大约是因为走了回头路。
    再无惊喜可以遇见,一整天又云遮雾绕的。但考虑到路程相对较长,还要翻一座海拔5000的山,领队格格决定提前两个小时拔营。
    一整天竟然没有拿手机出来拍照。

    和兰爷在一起走路的时间,总是快乐的。
    她说我是大腿,把我领进了东坡。其实准备东坡徒步的我们,平日也没几次交流。
    只是知道这是一个白净帅气的姑娘,简说的,拉高了颜值。几天里我也尽量做一个称职的队友,在十米之内盘桓。
    以前兰说过,跑那么快有糖吃吗?
    欢猪的高反很厉害,已经看不到平时在江浙线上撒欢的英姿,看得出来他在坚持着。这是一个单纯有趣的人,他的世界也如同高原的天空一般的纯净。
    除了进藏后三天有一点反应,猫叔整个东坡的状态显然不错。膝盖的老伤限制了他下坡的速度,在整支队伍中,年龄稍大的猫叔凝聚力十足,百宝全书缺了个角。几乎每天主勺的肉饭杂蔬汤是全队舌尖上的快乐。
    一直以为看毛是混进徒步群中的卧底,印象中他一直在骑行。微胖界的强者,后面两天一直在前锋队伍中飞奔。他说是冷的。金融工作者是财驴的不二人选。感激他每天用反应堆煮茶烧水,是我见过最称职的司炉工。
    豆奶一上高原,立马从神坛跌落,而且一连多天都能听到从神坛上滚落的声响。偶尔见她咬牙切齿地说,换做江浙东坡这些个小毛山...几副心有不甘的样子。豆奶的眼睫毛被炉子烫花了,脸也肿得厉害,但队医还是靠谱的保障,安排后勤时又见雷厉风行的风格。
    总是把风王山竹和阿力归为小鲜肉的阵营,一问年纪,也是准大叔的行列了。叫他风王是因为和入藏前危害甚大的台风同名,还好来东坡也算风平浪静。一起约了趟珠峰大本营,见到了经常健身的好身材,被清秀的颜值所忽略了。听说帐篷里香喷喷的,豆奶等姐姐们又该不淡定了。
    阿力来东坡后没刮过胡子,进山后胡须同可供挥霍的大把时间一同疯长。这是一定要把《进山前后》这部纪录片拍好吗?印象里带了很多好吃的进山,坐在地上虔诚地削土豆切黄瓜也是一副绝美的画面。
    小绿皮是个开心果,也是东坡青春代言人。下坡见到雪莲花一脸雀跃,问她敢不敢横切过去?你敢我就敢!一刹那觉得人比花美了。营地里早晚跳来跳去,欢声笑语,真正活力无限蒸汽小火车。珠峰大本营秀背肌,好身材不显山不露水,想要见识可小窗她本人。
    四眼还是那样的低调稳重,默默地关心他想关心的人。每天早上起来实时天气预报,每天都说不冷。上下坡不仅不拿杖,兴致来了还手插裤袋,千山万水胜似闲庭信步,他是真正来享受徒步快乐的。
    简很随性,每天很开心,并且很慷慨地把欢乐感染了同行的人。经常金句连连,一句尿憋得像三峡放水乐坏了所有人。靠臆想打卤面硬撑着走回营地,趴在草地上取景,连崩溃时骂娘都带足了喜感。
   
    流水帐不写,算是东坡人物篇吧。
    其实营地里阳光下飘起的雪,也是很美。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DAY7  曲当徒步者之家
    今天翻越了朗玛拉,是东坡之行最高的一个垭口,海拔5300。
    听说托拉岗波切山下的翡翠湖,能将东坡所能看见的马鲁卡,珠穆朗玛,洛子峰,珠穆朗卓等一网打尽,而且还是倒影。
    这个听了有些震撼,但事实是,翡翠湖上灰蒙蒙一片,天空中浓云密布,不下雨已是老天的恩赐了。
    且将这一份贪心收拾起,好好完成东坡最后一天的行程吧。

    想想没有冲顶过5300海拔的垭口,之前经过的都是机动车驼着上去的,一时起了野心。
    我想以最快的速度冲刺登顶,去感受一下肺部极度膨胀收缩之后的快感,让高海拔处凌冽的冷空气灌满我的胸腔。
    一时起意,和领队格格说声先走,便开始了攀登。起步急了些,两个之字形转折下来,已经气喘如牛了。赶紧减速不停步,回到熟悉的节奏上来。
    这一调整,慢了牦牛一大段了。
    眼见牦牛要之字形上坡,也望见其他队的驴友攀登的位置,决定直切上山。虽说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头,坡面还很陡,估计能赶上牦牛。
    看好路径一试,还可以,便调整呼吸节奏,一番努力,已经同牦牛差不多时间到山顶缓坡。余下的一段平缓路不是问题,提起一口气就能超越牦牛了。
    到达第一个垭口,已经舒爽得不行了。
    当然不能忘了职责,脱了外套,下了背包,一路小跑下山继续做我的中国好大腿去。

    和四眼阿力在第一个垭口会合,简餐后继续往上翻,余下的已没有多少路了。
    半路上还遇见一丛紫色的花,在石缝里开得很热烈,放下杖趴着拍了张照。几分钟前形色识花查了下,叫做露芯乌头,是美丽却有毒的一株植物。
    我这是被蛊惑了。

    垭口避风有阳光,队伍里的一大半全集中在那儿了。玩笑打趣一番,看毛要联系司机来接了。
    分头下山,算算路程不可能很短,还好阳光正好,一路默契又安静地蜿蜒蛇行。
    或许还可以唱个歌啥的。

    见到远处山谷尽头有车辆停在那儿,应该就是人间的进口了。第一念想就是吃顿好的,其次就是把自己拾掇一番。
    一周没有洗澡,身上用力搓搓,或许能搓出一个扬州狮子头来。

    山下的曲当乡,满足了所有的念想。当然一切也由下撤的巴萨安排得妥妥当当。他把通行证遗忘在山上的大包里,这一周困在藏家过得也是虐心。
    见到我们的那一刻,不知谁叫谁亲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衣夜行 于 2019-1-23 13:56 编辑

    初识Grace这个单词,是在《权力的游戏》里,对母仪天下的皇后的尊称,而在团队里,格格是个含蓄沉稳的姑娘。
    格格怼看毛,是群里一大风景。旁观者或推波助澜或搬弄是非,见到的却是领队和财驴默契的配合,队员们几乎可以心无旁骛地享受徒步的乐趣。
    风花雪月,原本就是矛盾又统一的。

   凌晨六点,为避开修路而提早出发,好在昨晚都已收拾停当。
    巴萨有点兴奋,对于离开曲当乡,我们是撤离,准确地说他更像是逃离。
    所有人都有些急不可耐,以至于剩下的气罐等公用物资都忘了往车上装。

    几个小时后,经过珠峰观景台,还是顶住寒冷下车,以遥望作最后的告别。我的告别是,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回忆在珠峰脚下,我轻轻地下山,别让滚落的石头打破珠峰的宁静。
    珠峰,我是不可能再以如此近的距离仰望你了。

    四眼和看毛今天生日,天作之巧合,为傍晚的聚餐增添了一个顺理成章的理由。每人都知道,欢乐来得太早,离别为期不远。
    我是见不得这样的场面,虽然也经历了无数次的离别。
    东坡我有太多的快乐,那种由衷的放松和自我肯定,在其他的活动中鲜有。或许走得从容,有更多的时间体会。或许找到了缺失,让行走更加地情动于衷。
    或许从此之后会有另一种行走的姿态,我想。

    广场上的锅庄舞如火如荼,黑暗里的人们被同一个旋律领导着翩舞。我融不进他们的舞蹈,但读得懂他们的快乐。
    就如我看得清珠峰的面目,登不上巅峰也会如此地满足。
    轻是放过自己,轻是让快乐无处不在。犹如无眠的长夜里,思维充实,情绪坚定,双耳才能接纳忽远忽近的清脆牛铃,如空谷幽兰,如夜空灿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上海穿越者户外俱乐部 ( 沪ICP备12047122号 )

GMT+8, 2019-9-17 20:4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