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穿越者户外俱乐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搜索
 
查看: 426|回复: 18

5D 反穿龙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6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山海之间 于 2020-7-7 09:16 编辑

前言:
6.20日,周六。在准备去机场前个把小时,看到群里的一条新消息~说是有正穿的报告,龙眼的雪很大,走不通。我登时就打起了退堂鼓,想不去了。

因为对龙眼行我一直是犹豫的。虽然我是较早入群,但在看了一些攻略后,感觉这条线不适合我。龙眼从攻略看似乎风景一般,走过的人都说很虐,纯虐的线没得意思,虐表示了高风险,而我厌恶风险,尤其是风险与风景不相匹配。
龙眼群里每天讨论热烈,我坚持潜水不冒泡,想退出还缺一个合适的理由。
后来幸而有几个大神陆续加入,阿金欢猪小金豹拐角舒畅等,让天平向去的那边倾斜,与熟悉的人走一趟著名虐线不是很有趣么,人生乐事,可遇不可求呢。于是我订了去的机票,下决心走上一走。
临行前半个月,工作上有件事悬而未决,让行程又徒增了悬念。

我向群里抛了问号,现在该怎么办?陶子说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上山出发了,赤那。水渠说自己在机场飞机要起飞了,要飞行模式了,你们退票吧。我很纠结,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呀。问小金豹意下如何,小金开了小窗说还是去,不行下撤呗。
我想了想,大不了再回来呗。于是奔向机场。



D1:卧龙关村~范家牛棚,阴有多雾。

航班到达成都双流机场,阿金骆驼与我,人手提个旧购物袋走出机场,小金豹已在机场等候,最后联袂而来是卡大与三哥,聚齐6人时已经8点多。包车往卧龙关村,晚上10点多到的农家酒店,大家一桌吃了晚饭后各自就寝。
早上5点起床,饭后5:30乘车出发,6点到徒步起点~一处山腰,海拔2400,是机耕路的尽头。其时天麻麻亮,山下云雾翻滚,晨曦中周遭像黑白山水画,煞是好看。

走了个把小时,雾渐渐浓了,雾里时时还有毛毛雨。我们12个人在一处草地平坦处,拍照合影,表达意志,这成了此行唯一的集体合影。

按着轨迹向上走,路迹明显。应该经常有牧人来往,这里是一片山地草场,偶尔雾中浮现吃草的马匹。经过了两处锅庄坪~本地人节日喜庆的地方,一大块平坦草地,有经幡和秋千。

放牧的草场多蚂蝗,尤其是在阴雨天气。陆续有人发现蚂蝗袭扰。我的鞋上出现了一只蚂蝗,精瘦,细细长长的身体,在鞋底帮上做前后运动,探头探脑不敢向鞋面爬,试探一番后要溜。欢猪把这只蚂蝗拿去放在自己的鞋上,可怜的小蚂蝗继续蒙圈,在鞋上踯躅不前。看来驱蚂蝗喷剂很有效了。

龙眼穿越要穿过好几处蚂蝗草场,我准备了几瓶喷剂。喷剂还不够好,对瓶子有侵蚀作用,令我担心瓶子会不会爆掉,也就只敢带了一瓶托运。看来还是带少了。为了对付蚂蝗众人准备的五花八门,我觉得自己的喷剂蛮有效,因为此后一路再没有被蚂蝗骚扰过。

走过这片草场后是杂树林,停下休息吃饭,有信号可以联系家人。然后过了一片杜鹃林,都是百年杜鹃,树干粗壮,虬枝纵横。此后龙眼路上还有很多杜鹃树林,似乎在某个海拔段只有杜鹃树林能生长。有意思的是在不同地点杜鹃林的花期不一致,这片杜鹃花已经开谢了,以后几天遇到的杜鹃林有的还是花蕾期,有的正在怒放,这应该是温度的关系了。

今天是几个年轻人在前面走,野狼,漫游者,三野,我差不多跟在他们后面。

走出杜鹃树林,进入高山草甸气候区,拔高开始有点猛,这是要到顶的迹象了,前面是今天的最高处,石槽垭口。这时人走的比较累了,鞋里有点湿,望眼到处是雾气。

我跟漫游者一起到达石槽垭口,前锋野狼已经等候多时了。我们拍照留念后继续向前。

此后雾中带雨,走的累心情也不爽,只盼快点到目的地。大约3点到了范家牛棚,住下。晚饭吃了两包方便面加肉。

四人宿牛棚,三野我茂茂三哥。晚上睡得不好,一旁三野断续地咳嗽,另一边茂茂与三哥会突然开始聊天,大半夜的毫无征兆,被惊醒了几次。




D2:~耙子桥沟牛棚,阴有雾雨。
夜里下了很多场雨,大雨中雨小雨,断断续续地,迷迷糊糊的梦里有泥泞的路,凄冷的雨,明日的行程不轻松哇。
早上5:30醒来起床,吃了两包米饭加肉,饱饱。
外面还是有雾,雨停了,大约7点半,听闻阿金与欢猪已经走了,大部队宿营在牛棚上方的草地,还没有收账,于是与漫游者野狼三哥茂茂一起出发。

走了没有多远,三哥跟不上我们节奏。我与漫游者二人结伴前行。漫游者路感非常好,我跟着走基本不看轨迹。在下切走出一片杜鹃树林后,追上了阿金与欢猪。

我们此后四人为前队,直到耙子桥沟牛棚,时间大约2点钟。
牛棚里有干柴火,我生起火来。此后后队渐次路过,几乎人人身上都有蚂蝗,水渠的小腿被蚂蝗叮的血流模糊,逮住的蚂蝗被全部处以火刑。水渠与骆驼最后到,留在牛棚,其他人要趁天色多赶路,扎营到前面去了。
牛棚里住了六个人,大家开心的聊着天,湿鞋烤干了,我心稍安。不然明天要穿着湿鞋赶路,感觉糟糕透了。
晚饭吃了包泡面。
今日路程较少,拔高不大,行程以上上下下的横切为主,偏技术性穿越,有多次临崖横切,多处碎石路湿滑危险。这一路轨迹基本清晰,不难走,但要注意滑坠风险。
如果没有雾,这一天的景色是极美的。
即使大雾中看不清楚,也能看出一路都是花海,花海延伸到看不到顶的山巅,看不清头的山坡。路在花海中,脚下是各种花,五颜六色,各种草,叶子奇形怪状。如果是好天气,这美景该多么令人陶醉啊。

D3:~热水沟牛棚,阴雨
昨夜至少下了一场大雨,听到有雷鸣。
早上吃了两包泡面加肉,7点上包,阿金欢猪与我先行出发。
溯流而上,沿着小河。过了两次河,赤脚不觉得水凉。不久看到了在收账的三哥与卡大,他们的宿营地离牛棚不远,是河边的一块草地。
地势一点点抬高,走出河滩与树林,走过草地,高山在两侧凸显,我们像走进了山谷。太阳出来了,远处云雾里透出一方晴空,碧蓝如洗,晨光打在山谷一侧,云雾缭绕中,山清水秀,远观山谷尽头一条白练飞流直下,近处草地花海盛开,恣意汪洋,真是个美丽的地方。
不久看到了在收账的小金豹茂茂野狼,他们宿营在草场上,这片草长的好个茂盛,有齐腰深了吧,昨夜他们的睡垫一定像席梦思,睡得一定很舒坦。
继续向前,过河后是爬坡,前面有两个人影在山坡上,好路标啊,那是两个老广。

一路猛爬,在右侧崖口上方横切到草地,我们休息了有一刻钟,等到后队两三人上来,有野狼与小金豹。然后继续沿碎石爬升,很快我们超过了两位老广。在小冰湖附近,手台里终于听到了前队陶子的声音。前队提前我们一天出发,约好的今天在龙眼平台大家汇合。

陶子说龙眼雪厚过不去,决定不去观赏龙眼瀑布,前队正下撤中,准备向热水沟进发。

我们三位在小冰湖吃了路餐,我的路餐是保温杯里早上灌的牛奶麦片。我们决定不上龙眼垭口,虽然垭口就在前面不远处。此时云雾弥漫,海拔已经4200多,迎风面有点冷。

我们如今成了全队的前锋,向耙子桥沟垭口横切过去。这段是碎石路,像挂在山坡一样,一走一滑地很难走。

靶子桥沟垭口的最后一段非常陡峭,好在不长,一咬牙就上去了。垭口石缝中有一丛紫色的花,安静的绽放,静美呀。我在此录了视频,等阿金欢猪上来后,开始向下。

这段下坡路太难走,都是像沙土一样的小碎石,脚踩上去刷刷的滑。我决定沿着左侧山壁,手抓石壁稳定身体,然后慢慢的向下滑。好容易滑到底,鞋子里一兜兜的石子,原来石子多了不嗝脚啊。前面是一片石海,唉,户外最难走就是这种石海,快不了急不得。

出了石海是草地,花海盛开,可惜雾气弥漫,人累的丢了心情。

我们轮流在前面领路,三人配合良好,今天基本没有走错过路。在穿过一片杜鹃树林时开始下雨,雨大滴大滴的落在身上,很快裤子与鞋都湿透了。经过几处五星级营地,我们决定往前到牛棚宿营。过河后没走多远,上了一个路埂,热水沟牛棚突然出现在眼前,时间大约是6点。

牛棚里已经住了个独行侠,昆明人,小赵。牛棚狭小,我们三人挤挤住下,却再不能多住一人啦。

屋角有一堆湿柴火,我试了半天也没烧起来。后来两位老广赶到,扎帐在门外。我们继续生火,继续失败。

晚饭没有吃,喝了保温杯里的牛奶,泡了一点麦片。不能多喝水,牛棚起夜很不方便。



D4:~犀牛海,晴。
6点起床,吃了两包米饭加肉,饱饱。
8点出发,有太阳,好天气。上包前,前队的舒畅已经从牛棚前走过了。
拔高100米后,阳光普照,停下来晒装备。
可以看到河床里的大部队,他们计划等后队,在此收齐队伍并修整一天。

我们继续向上爬升,路迹明显,爬升的仰角很大,走的很累,但很开心,心情舒畅,因为天气好,蓝天白云,绿草如茵,远山河谷,悠悠天地。对面的山坡有我们昨日走过的路,清晰可辨:白云附在高处的那个垭口,其下是那段滑下来的碎石路,下面的几块积雪,再下是草地上之字形的小路,最后一大片杜鹃树林,还有河滩上的队友们晾晒的五彩装备与帐篷。
我们四人走走歇歇,越走越高,慢慢走出了热水沟垭口。
翻过垭口前最后与陶子通了话,得知大部队很快收拢,除了卡大与三哥落在后面情况不明,今天众人将在河滩五星营地修整一天。

翻过去走了一段路,远远看到了前面的独行侠,很好的路标,又省了我们不少查看路线的时间。

犀牛海垭口前有个石门,不知道是谁树立的,有意思。此后一直向下,直到看见了犀牛海。安全了,那一刻我这样想,终于安全地走出了龙眼。

舒畅与我决定在犀牛海扎营,阿金与欢猪要赶出去到日隆。我们就此别过。

犀牛海是龙眼最美的象征之一,还有是四姑娘山的幺妹峰,扎帐在这里能看到幺妹峰顶。这是最好的地方,在犀牛海边宿营一夜,龙眼穿越完美。

晚饭没有食欲,吃了包泡面。早早睡去。
此夜无风无雨,睡得很美。

半夜两位老广才赶到,很是佩服他们的毅力,我原以为这么晚他们要扎帐在山上了。老广不怕冷,龙眼竟然带的是抓绒睡袋。我睡700的鹅绒袋还冻的不行,要穿了全部衣服才暖和能入睡。



D5:~日隆,晴。
还是6点准时起来,吃了一包泡面加肉。
7点我们二人出发。
阳光打在高处的山脊,光线还未照进山谷,蓝天白云预示今天的好天气。
犀牛海下方是个瀑布,海子里的水就此泄下,山谷中的溪流源自这里。
山谷两侧的杜鹃花属于灌木,一丛丛的,像无数的大馒头,开着紫色的小花,漫山遍野,浩浩荡荡。山崖上有高山杜鹃,几朵白色与粉色的花盛开,映着四姑娘山的浑厚山势,圣洁的像戴婚纱的新娘。
河谷中间流着小河,哗啦啦的欢唱。两岸是嫩绿的草地,野花正当时,开得铺天盖地。这片世界只有两个人在漫步,我们在草地上向前走,早晨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裤脚擦过一朵朵黄色紫色的花儿,脚底踏在小草的身上,软软的有回弹感。身体在花海中徜徉,感觉像在仙界,身心已沉迷于这片秘境,一种美好的感觉弥散开来,每个细胞都愉悦轻松,是高阶惬意,言语已经无法表达了。
过了检查站向上拔高,绕着山坡慢慢上行,穿过杜鹃花丛,走过一片有牦牛的草场,过了河,距离二峰大本营不远了。
需要提及检查站前的花海子,溪流在此分做数十道小溪,先发散再收拢,交错开合缓缓流过,开阔的山谷成了花瓣形的一片泽国。
12点钟,我们低调的在二峰营地的下方扎帐篷,本打算过夜等后队。但休息一个小时后,决定上二峰溜溜。
走了不多久,在海拔4500处,遇到两位登山协助左右夹着一个游客,远远的飞奔而下,经过我们身边时,看得出游客身子有些绵软,气喘的不成样子。我摄录了这不寻常的一幕,二峰很好的警示教材,小视频也许能流行呀。
溜达到海拔5000处,爬过几段不知深浅的积雪,看到了最后一段冲顶的陡峭雪坡,还有200米到顶。我不敢再向前了,向导说得对,午后不能爬山,积雪在融化,风险变得不可控。
我们回到帐篷快6点了,二人商议干脆出山算了。我们收拾好装备,快速下山。

到日隆镇时已经9点了,下着小雨,找了家看起来不错的酒店,四姑娘山酒店,舒畅点菜,我去定了一间房。
第二天早早起来,酒店的自助餐不错,有牛奶豆浆稀饭,鸡蛋馒头粽子,热菜有菜花与甘蓝,还有一些咸菜,是我的胃喜欢的。

吃好早饭我找车去成都,舒畅继续等大部队,他还有一段驴程。

手台与大部队也联系上了,他们有人成功封顶了二峰,卡大与三哥也在下山的途中,众人全部平安。



总结:
5天完成龙眼反穿,没上龙眼垭口,去二峰溜达了一圈。天气有三日是阴天,雾有零星小雨,不好也不烂;两天是晴天,看到了最美的草地。运气应该在中等偏上。
龙眼是个好地方,不虚此行,风景很美,美在花期的高山草原,喜欢花草的驴友不可错过。
因为天气还好,没感觉龙眼的虐。这一路路迹还算明显,单人走没有问题,风险主要在于无人区,高反,第二天的临崖横切。但如果天气不好下雨的话,翻耙子桥沟垭口估计还可以,风险可控;上热水沟垭口开始的一段就非常危险,这段路很陡峭,多处要横过瀑布,水流大的话风险很大。这条线独行侠不可错过,够刺激。

最后感谢同行的伙伴们,驴程因你们而成行,而精彩,而成为我们美好的记忆!
陶子水渠拐哥美美哒,阿金欢猪舒畅,漫游者小金豹茂茂野狼,骆驼与三野,张三与卡大。
应该是史上最大的AA反穿龙眼队伍。

评分

参与人数 7威望 +350 收起 理由
水到渠成 + 30 很给力!
舒畅 + 30 很给力!
波哥 + 30 很给力!
张保权 + 30 赞一个!
小金豹 + 10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7-6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广是谁?

点评

两个广东那边的小哥哥~和后队同一天进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6 13:2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6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码字高手,好像跟着去了一趟,大神,葱白!
发表于 2020-7-6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神V5,文字很美!大赞!!!
发表于 2020-7-6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广东那边的小哥哥~和后队同一天进山
发表于 2020-7-6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包居然能装那么多泡面

点评

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8 20:56
发表于 2020-7-6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神乎 其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6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感觉跟着走了一遍。这种线实在不敢去。
发表于 2020-7-8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你的帖子,字体够大。清晰明了。一辈子难忘的犹豫促成了不虚此行
发表于 2020-7-8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莫容 发表于 2020-7-6 13:37
你的包居然能装那么多泡面

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上海穿越者户外俱乐部 ( 沪ICP备12047122号 )

GMT+8, 2020-8-6 14: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